2007年12月12日星期三

早起的鸟儿被虫吃

我习惯早去上班,规定八点半,我一般七点五十就到了,一日之计在于晨,有时就开始工作,有时也会看看书什么的,也是与工作相关的学习。Z总也来得比较早,也会在上班前向我安排些事情。这样做还有个好处就是与老婆孩子的时间比较同步,可以陪她们走一段儿。既能当好员工,又能当好丈夫,还能当好父亲,何乐而不为?我还在遵守"早起的鸟儿有虫吃"的古训。但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使我得出"早起的虫儿被鸟吃的结论"。
有一天J也来得早,当时是八点这样子,J邀我下去打球,到楼下正好碰上W总,W总说不该打,影响不好云云,J解释说还没到上班时间呢,W总说那也不好,J说我们打十分钟就上去。我也没说话,但我认为打完球再上去都比好多人来得早呢,实在没什么不好。就和J打了一会上去了。第二天居然历史重演。虽认为没什么不好,但也就很扫兴了,我想J也是这种想法,也没再邀请过我,也就再也没去打过。
昨天早上,J要我帮忙收拾笔记本的系统。我拿过来刚打开,Z总来了,刚笑嘻嘻地打听完笔记本的配置就问我XX任务完成了没有,我说还没有,在忙XX。接着就是一阵疾风暴雨般的训斥。他认为我不应该在那些任务没完成的时候弄这个笔记本。我知道辩解也是徒劳的,而且越辩解越激起更猛烈的新一轮轰炸,便不再说话。J还帮我解释了几句,也是没用的,只是给他更广阔的舞台。于是把笔记本关掉给J。此时是八点十二,距离上次挨Z总训十一个工作日。我本可以在家干点我想干的随便什么事情,我真是自讨苦吃。我家里的电脑可比公司的快多了。
过去有周扒皮半夜学鸡叫的故事。说得是周扒皮跟长工约定好鸡叫就起来干活。他为了让长工早干活就半夜起来学鸡叫,引得其他鸡也跟着叫。我觉得周扒皮相较之下已经不错了,他尚且知道有一个合同要遵守,而且从字面上没有违反合同。
我真得想问Z总,我卖给你了么?
今天没早去,用这段时间写了这篇文章。本来我的博客是只谈风月,莫论国是。今天破一次例。

1 条评论:

VincentLyu 说...

俺都10点到,晚上多待会,一个人乐得清净
有家就不成了,哈